原洛

emmmm
现在只想吸枝
狛枝一切cp都啃的杂食性生物~
求扩列啦~

(狛日狛)我在等你

2.5if

无r18,体位不明

甜甜的,,,,大概?

看2.5的时候我就想过,教主的梦里为什么没有日向和七海,所以。。。

严重ooc,求轻拍(抱头)





*

  “哗——”

  窗帘突然被拉开,被遮挡已久的阳光争先恐后的涌入室内,顿时充满每一个角落。

  枕头上的那个看上去毛茸茸的脑袋微微晃了晃,脑袋的主人似乎是被突然而至的光线惊到了,眉毛一皱,却又非常自然的翻了个身,背对着窗户,再次平静了下来。

  下一秒,柔软的被子被一下掀开,同时伴随的还有一声怒吼:“起床了!”

  身上突然就轻了,但是睡意还没有消散。狛枝小幅度的掀开眼皮,从那一条缝里模模糊糊的看到满脸不高兴的恋人。恋人把脸凑到他的眼前,两只手陷入柔软的床上,似乎他再不起来就要打人了。

  他伸出手,轻轻握住恋人垂在枕边的手腕,说话声中还带着些沙哑:“日向君……就一会,再让我睡一会……日向君……”

  恋人的表情似乎放松下来了,迷迷糊糊的狛枝正等着恋人说一句:“好吧,就一会。”但是他却等来了当头一拳。

  “睡什么睡!快迟到了!”日向吼道。

  彻底清醒了。

*

  匆忙洗漱完的狛枝接过日向递来的草饼,面上有些疑惑:“草饼?不是吃完了吗?”

  穿好鞋的日向回过头狠狠瞪了他一眼:“昨天刚买的!我可是准备留着周末吃的!”

  “那还真抱歉啊……”狛枝拖长了尾音,凑上前去轻轻在日向脸上亲了一口,“最喜欢你了~”

  日向瞬间脸部充血,头顶好像冒出了烟。等狛枝推开门,哼着歌走出家门时,他才后知后觉道:“是不是你拔了闹钟的电池!”

*

  “哇!真难得哎!小创创和小凪斗都迟到了!”一走进班门,澪田如同被触发NPC一样突然出现。

  “啊,对不起啊……”狛枝伸出满是伤痕的手,笑得有些无奈。

  反观一旁的日向,全身上下干干净净,一点微小的擦伤都没有。

  “发生了什么?”左右田张大嘴巴,“狛枝,你看起来很不妙哎!”

  日向叹了口气,扳着手指数:“哎……先是在路上好好的走着,突然被一辆货车撞飞了,紧接着踩到了猫尾巴,被挠伤了脸,最后是去医务室,然后……”他顿了顿,“窗外飞来一个球,杂碎了药剂柜的玻璃门,被飞溅出的液体沾上了脸上的伤口。”

  九头龙一脸不可思议:“今天也倒霉的太过了吧!”

  “还好还好啦。”狛枝安慰道,“其实我觉得世界上运气的……”

  “大家!”雪染老师猛地一拍桌子,“现在是上课时间!哟!”

  狛枝闭上了嘴,看上去还有些委屈。

*

  “日向君,狛枝君,虽然我能理解你们迟到的原因,但是最好不要再迟到了哦。”七海拿出小本本,在出勤的表格上给日向和狛枝画上了一笔。

  日向压制住超级想吐槽自己对象的欲望。

  昨天晚上确实是他的问题。

  上课没跟上,拜托了狛枝教教他,结果一个不小心就教到了凌晨。

  寂静的夜晚,恋人的声音环绕在耳边,他压低了声音,一字一句都带有独特的磁性。末了,他还带着清爽的笑容,拉长尾音,问日向有没有听懂。

  对视一眼,然后自觉的重新开始讲。

  为什么要这么自觉啊!日向疯狂吐槽。

  咦?所以日向君懂了吗?狛枝问。

  没有。呆毛都垂下来了。

  所以啊。狛枝指间水笔一转。

  继续吧。

*

  日向君的话,无论要我说多少次,都是可以的啊。

*

  回忆完毕,日向捂住脸。

  什么都别说了,我的错,我的错。

  “对哦,是日向君的错哦,”狛枝凑过来,把日向吓得一跳。

  “啊……狛枝,能不能别这样,太吓人了。”日向拍拍心口。

  “是日向君走神了哦。”狛枝指了指七海,“班长刚刚说了什么你听了吗?”

  日向正想说没有,猝不及防的,嘴唇就被轻轻的一啄。

  等他反应过来,狛枝已经和他拉开了距离。

  “晚上去海边吃烧烤,我就不能去了。”狛枝摸了摸脸上裹着的纱布,“真是不幸啊。”

  日向一时不知道该不该爆炸。

  最后,他恶狠狠的对着狛枝后脑勺来了一巴掌。

  没敢用力。

*

  只是有些担心日向君起太早会精神不好,但是看他那精气神十足的样子,似乎是自己想多了。狛枝揉揉自己的脑袋,毫不知悔改。

  一看到日向君一脸疑惑想知道答案的那种略带有些恳求的表情,狛枝就十分开心,然后就停不下来了。狛枝知道,自己喜欢日向君。喜欢逗他,喜欢吊着他的胃口。

  因为知道啊,日向君是一个很温柔的人。

  日向君会原谅我的。

  一直都是这样。

  虽然总是和其他人拉拉扯扯的。狛枝有些不高兴的抬起下巴,用目光来表达他的不愉快。日向后背一凉,自觉的拨开左右田环在他脖子上的手。

  狛枝开心了。

*

  狛枝知道,他只是一个普通人。

  没有任何长处,没有任何特点,当然也没有才能。

  还有些倒霉。

  但是没有关系,在日向君向他表白的那一刻,他觉得,再怎么倒霉他都是能接受的。

  因为他已经获得了自己最想要的幸福。

  已经得到了啊。

*

  因为早上受了伤不能去和同学们一起吃烧烤什么的,真的是超级超级超级的残念啊。

  狛枝扑向自家柔软的被褥,深吸一口气。

  日向君的气息充满鼻腔。

  他翻了个身,看着天花板。

  等日向君回来,就把回家时‘顺路’买回来的草饼拿出来,当着他的面吃掉吧!

  嘛,今天的课程好像也挺难的呢,估计又是要等到凌晨了。

  但是。

  “我很开心啊。”

*

  “你是狛枝凪斗吧。”电话那端传来的声音分外熟悉,但是却又有股陌生之感挥之不去。

  狛枝握紧手机,声音有些发颤:“日向……君?”

  “日向君?是指这个穿了本科制服的‘Hinata Hajime’吗?”那声音分外冷漠。他似乎做了什么动作,又接着说,“已经死了。”

  为什么,为什么,为什么感到不安。

  好像有什么最重要的东西,已经失去了。

  他压低声音,想掩盖住那种突然而来的恐惧:“日向君,你们在玩什么游戏吗。”

  “日向君真不用心呢,起码换一个人打我的电话吧。”

  “这样根本吓不到人的好吧!”

  “不过这个游戏真的是一点都不好玩呢!”

  “日向君!”

  “日向君!回来!”

  他越说越快,到最后开始语无伦次。

  “我是世界的破坏者。”

  什么?

  那是什么?

  夏季的南方小岛,某个人阳光的笑容,满目的火焰和刺目的鲜血。

  那是什么?

  他又听到电话那头的人,用那冷淡的语调,熟悉的声线,说:“世界,已经破坏了吗?”

  他后退了一步。

  “还没有,吗?”

  “那就继续破坏下去吧。”

  “逐个人,逐件事物,破坏掉。”

*

  “多久了啊……”日向轻轻抚摸着营养舱的边缘,透过那层玻璃,仔细的凝视营养舱里,依旧在抗拒醒来的人。

  “回来吧。”他轻声说。

*

  “喂!听得见吗?”

*

  我在,等着你啊。


(狛日狛)虚幻的愉悦

无r18,体位不明

严重ooc,日向单方面暗恋(大概)

未来机关,本篇,绝望篇穿插

没了

肝不动了肝不动了,明天还有早课,,,,



*

  那时候,抬头向上看时,能看到蔚蓝的天际。无数白鸽盘旋在空中,翅膀扇动,飘下来一片洁白的羽毛,顺着微风,飘落到掌心。想要握紧这上天馈赠的美丽,却又让它轻巧的绕过手指,缓缓跌落在地。

  少年蹲下身躯,轻轻捻起灰尘中的羽毛。

  他穿着深绿色的外套,里面搭了一件白色T恤。少年的面色透露着些许苍白,嘴唇紧抿。夏季的暖风吹过,吹过他额前的白发,露出被遮掩的灰绿色瞳孔。

  他望着手中的白羽,眼中却空无一物。

  他看起来,并不开心。

  日向踌躇着,不知道该不该上前。

  说些什么呢?

  “你好,你看起来不开心啊,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?”

  “请问需要帮助吗?”

  “你好!我们交个朋友吧!”

  “你真好看……”

  停下!最后一个是什么东西!

  日向这么想着,却已经来到了陌生人的身前。

  不管怎么样都想和他交个朋友啊,就把这个当做美好高中生活的第一步好了。日向定了定神,开口:“你好!你也是新生吧!我们交个朋友……”

  少年突然站起,棉花糖似的头发晃了一晃。被惊到了的日向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,最后一个“吧”字也因此咽下了肚。

  少年转过身,灰绿色的双眸扫过日向全身,最后定格在日向的学生制服上。

  毫不掩饰的失望、反感、厌恶,甚至还带有些蔑视。

  明明是那么漂亮的眼睛,为什么会表达出这种十分伤人的感情?

  日向不知道,那一刻,他被那露骨的嘲讽定在原地。想要说话,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想要伸出手,做出的动作却瞬间僵硬。

  空白,大脑一片空白,他只是呆站着,木木的,看着少年转过头。

  墨绿色的衣摆划过一条弧线,这时,日向才发现,他外套背后还有红色的‘55’字样。

  直到离开,那个人,也没有张开嘴。他一句话都没有说。

**

  “喂!心友!”左右田勾住日向的脖子,丝毫不见外,“我知道你晚上有空!酒吧!去不去!”

  日向向前踉跄一下,稳住身形,笑道:“我能说不去吗?”

  “不能。”左右田用力拍拍日向的肩膀。

  “好吧,我去。”日向投降。

  手中的资料已经密封好,电脑上正编写的程序也差不多到了尾声。左右田说的没错,今晚他真的有空。

  日向转过头,窗外,傍晚的天空尽头处是一片火烧云,在高楼的背后,将水泥钢筋混泥土的产物染上炫目的红霞。

  脱离了绝望的世间,很美啊。

***

  不一样!

  这和我憧憬过得希望之峰的完全不一样!

  日向仰起头,望着本科的教学楼。垂在身旁的右手手突然用力,死死地攥紧,手背上爆出一条条青筋。

  理想和现实的差距,原来这么大。

  没有什么,是想一想就能解决的,做不到的仍旧做不到,不想看到仍然会看到。

  再憧憬才能,也……

  日向收回目光,用预备学科制服的袖口,狠狠的擦拭着唇边的血迹。

  狠狠的,像是用尽全身的力气,发出最后的、徒劳的挣扎。

  这条通往本科教学楼的路,从来就不是他该走的。

  太阳隐藏在了云朵之下,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脚步声,谈话声,逐渐响起。

  是本科放学了。

  对了,七海,和七海约定了放学玩游戏的。日向像是突然回过神。

  袖口皱巴巴的,干了的鲜血印在黑色的布料上,却依旧刺眼。

  “喂!你可别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啊!”本科学生大声交流着,逐渐走进。

  像是发现了前方呆站着的日向,有个本科学生转而大喊:“喂!你需要去医务室吧!”

  日向转过头,目光却定在了旁边的白发青年身上。

  狛枝凪斗,77期超高校级幸运。

  他知道的。

  刚到这里时遇见的那个本科生。

  彻底忽视了他的那个本科生。

  第一个将希望之峰残酷的潜规则露骨的表现出的那个本科生。

  让他不甘,而又无法忘却。

  他看过来了!

  日向突然十分激动,他的目光牢牢盯着青年灰绿色的双瞳,手指微微发抖。

  然后他听到了,终于听到了,这个本科生的声音。

  “一个预备学科而已,别管了。”

  他看到我了吗?

  没有啊,他只是看到了一个写着预备学科的透明物。

  这个物体没有属于自己的名字,属于自己的样貌,也没有属于自己的感情。

  这一切都被忽略了。

****

  世界的重建很顺利,近几个月,不少娱乐场所已经开始营业。未来机关给77期愿意留下来帮忙的原超高校级学生提供了住所,公寓旁再过一个马路有一家刚刚开始营业的酒吧。因为在这个地方暂时找不到驻唱乐队,酒吧里会播放店主在之前收集保存下来的唱片。

  最困难的时候,他们经常会便利店买些啤酒,几个大男人坐在公寓地板上,围着一起喝酒。该诉苦的诉苦,该抱怨的抱怨,该沉默的沉默。有人在大声唱歌,五音不全,有人在鬼哭狼嚎,不知所云。喝醉了,一切都不过是耍个酒疯。

  大概是最近工作量少了,又或者是索尼娅来看望,左右田暗搓搓的又在想一些有的没的。

  晚上来到酒吧的时候,日向很惊奇的发现,从左到右,边谷山、小泉、西园寺、澪田、罪木、索尼娅、终里、二大、田中、九头龙、左右田、花村、欺诈师和狛枝居然都在。

  真的很难得。

  “嘿,你怎么这么慢啊!”“最后一个到的!先来一杯!”

  西园寺抬起胳膊,和服袖子遮住了嘴:“是不是路上遇到了什么漂亮的女人啊?居然这么慢!”

  大概是年龄到了,一扯到这个话题,大家都分外起劲:“喂喂喂!日向说些什么啊!”“难不成是真的?!”“我昨天还看到日向和我们部门最漂亮的助理凑到一块说话!”

  日向急忙摆手:“没有没有啊!同事的电脑突然出故障了,我帮他修理而已!”

  没瓜可吃的众人瞬间拉下脸,发出唏嘘声。

  真的是,很久没看到这么有活力的大家了。日向心想。

  酒吧昏暗的灯光下,伴着有些吵闹的音乐声,许久不见的老同学扯着莫名其妙的话题。天南海北,毫无联系。这些,把一切疲惫、痛苦和悲伤都完完全全的掩盖了。

*****

  “呐,你听得到吗?”

  逆着阳光的少年这样问道。在他的背后,是蓝天白云,是夏季的阳光,是飞翔着的海鸥。浪花拍打着沙滩,声音连绵不断。咸湿的海风轻抚着他的脸颊,吹起他垂落的碎发。

  你在看着我吗?

  那双眼中,倒映着日向惊慌失措的面容。

  我好像看到了。

  我看到了,你眼中的我。

******

  “来来来!真心话大冒险!”花村叫道,“选一个选一个!”他大概是喝高了,大喊着,“选大冒险我就要你*****!”

  “日向今晚有点不走运啊……”小泉摇着头说。

  “嗯,可能吧。”日向笑笑,保险起见他选了真心话,但是花村好像是真的喝高了,一直嚷嚷着:“虽然日向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但是我是可以接受的!”“来吧来吧哈哈哈哈哈!”“我已经准备好了哈哈哈哈!”

  “啊,好恶心!”西园寺捂脸。

  “小花花这样根本问不了问题吧?”澪田大喊,“让我来问我来问!”

  回答她的是花村又一声吼叫:“我的**已经等不及了!”

  日向迅速抓住桌子上的酒杯,一仰头全部喝掉。

  “我喝酒,下一局吧。”日向晃了晃手中的空酒杯。

*******

  “哈哈,我相信日向君哦。”狛枝总是这样,莫名其妙的针对他,然后又说相信他。

  虽然仔细想想,狛枝是在帮他,但是,还是很生气啊!

  “我从心底里爱着…你内心深处沉睡着的希望”

  你是这么说的。

  “你……仅仅是一个‘预备学科’的学生罢了。”

  你也这么说了。

  真过分啊。

  但是,说这句话的时候,你有好好看着我的。

  对吗。

*******

  “喔喔喔喔喔喔!居然是狛枝!”左右田叫道。

  狛枝无奈的笑了笑:“哈哈哈,那我就选大冒险吧。”

  他用那只机械手托着腮,弯着腰,盯着出题的左右田,眼睛里闪耀着些许光芒。

  他是想参与进同学们的游戏里的。

  左右田没有多想,他突然嘿嘿嘿的笑起来,脸上堆满奸诈的笑容:“对现在在场的一个同学说——我爱你!”

  “哇!”“喂!左右田!”“狡猾!狡猾!”“当面吗!”

  左右田的鼻子像是翘了起来:“必须是,当面,面对面,完完整整的!一句!”

  就算是想把话题扯向恋爱这个方面也不能这么坑同学吧左右田!

  日向嘴角微微抽动,抿了一口酒液。

  有一道炽热的目光盯着他。

  然后由一道,变成了十几道。

  日向转过头,看到旁边的狛枝正盯着他,脸上带着在程序里时常能看到的,想搞事的笑容。

  “呐,日向君不会介意吧?”他问。

  我会啊。

  “当然不会。”在众人的目光下,日向尴尬的笑笑。

  “我喜欢你。”他说。

  厚重的伪装迅速包裹住他的全身上下,日向听见自己的语气正常,声音平稳:“嗯,可以了吧。”

  是喝醉了吗?

  喝醉了啊。

  左右田嚷嚷:“不行不行!要说‘我爱你’!不是‘我喜欢你’!”

  同学们劝阻:“哎呀!差不多嘛!”

  当事人狛枝跟着笑了笑,收回了放在日向身上的目光。

  日向却想着,再来一句吧。


昨天的正比实在画不下去,,,,于是成了大头←_←
有些模糊,我也没办法哭卿卿
决定了,明年三月之前都用这个头像,开心⊙▽⊙

本来想画正比,结果打完草稿画完头发现,姿势好奇怪,改啊改,就是不满意QAQ
话说,搜召使人设图搜不到哭卿卿

最近撸的图。。。。
精灵护卫人设这样的。。。。
啊,小说什么的,想想就行了,别动笔,不然就是要坑。。。。
啊,忙死我了。

上次涂完的

啊,就这样就结束,不画了不画了。。。

(神狛)废墟 02

绝望篇后绝少之前

所以没有召使,只有搅屎棍绝望狛哥

希望有评论,就酱。评论是第一生产力!!!!

神日一人论

我是感情线杀手(很有自知之明的萌新瑟瑟发抖)



  被砸碎了玻璃罩的路灯仍顽强的照亮着街道,疯狂了一整天的‘黑白熊’们三三两两游荡在街道之中。

  今夜,没有灯红酒绿,没有喧嚣的人群,没有此起彼伏的轿车喇叭声,当代生活中难得寂静,却是由绝望带来的,死亡的安静。

  呼吸着熟悉的‘家’的味道,狛枝把头埋在枕头里,轻轻将手伸入枕头底下。

  右手所触之物,是一把刀,随处可见的菜刀,刚刚被‘绝望’磨利的那把菜刀。

  旁边的人很自觉的睡在床的边缘,此时闭上了眼睛,呼吸绵长。黑色的长发铺在洁白的床单上,有几缕轻轻落在狛枝枕边。

  看样子,似乎毫无防备。

  狛枝抽出菜刀,放轻动作,撑着墙壁缓缓坐起。他看向那个‘绝望’,眼中是化不开的浓黑。

  堕入绝望却不认为自己是绝望,这不是更加的绝望吗?

  手中的刀倒映出他的面容,那是一副他非常熟悉的笑容。即将为自己所憧憬的希望做出贡献的快感充斥着他整个身躯,他听见了自己加快的心跳声。

  如果连他都能杀死,那么这个‘绝望’毫无用处,不是吗?

  但是……这不是给希望最好的踏脚石吗?

  狛枝突然顿住,手中的刀微微颤抖。

  拥有复数才能的绝望,打败这样的绝望之后,一定会出现吧!绝对的希望!不!还要更棒!

  这样的绝望成长起来,一定是最完美的踏脚石啊!

  然后,然后……

  泛着寒光的刀被塞回枕头之下。

  这一夜非常平静,唯有窗外‘黑白熊’的脚步声轻轻飘散在黑夜之中。

  那双似乎预知了一切的瞳孔微微眯起,仿佛听到了这双眼睛的主人用着冷淡的语气开口。

  无聊。

*

  清晨,阳光似与人们失了约,灰蒙蒙的天空分外压抑。

  电视机播放的内容终于不再是绝望影片,开始播放和江之岛脱不了关系的“学院自相残杀”游戏。屏幕中,那一张张稚嫩的脸上写满了茫然,这与江之岛充满恶意的解说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  冰箱里放了不少新鲜食材,‘绝望’看来是真的打算住一段时间,虽然没有经过房主人的同意这一点令狛枝十分不爽,但不得不说,由‘绝望’改造过的房子比之前好多了。

  此时‘绝望’正在使用狛枝的电脑。

  狛枝看了一会电视,很快就失去了兴趣。他将目光从后辈们的脸上移开,转向‘绝望’。

  “你在做什么?”狛枝走过去,把头凑上前。

  满屏幕的程序代码。

  “控制这个城市的监控。”‘绝望’轻描淡写,仿佛他做的事和喝一杯水一样简单。

  “超高校级的黑客?”狛枝问。

  话音刚落,大大小小的窗口出现在电脑屏幕上。街道上,超市内,办公楼中,各式各样的画面一闪而过,最终定格在一间狭小的仓库内。

  “不是黑客,是所有。”‘绝望’说。

  仓库内的是从昨天‘黑白熊’的狂欢中活下来的部分幸存者,他们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暴露在监控摄像头之下,聚在一起似乎在争吵。最后,这些人分成了两拨,一男一女拿了些速食饼干和矿泉水装进背包里,开了仓库门走了出去。剩下的两男一女看着原同伴离开,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重新坐下来。

  “意见分歧吗……”狛枝突然问,“绝望君觉得他们谁能活到什么时候?”他指的是留在仓库的三人。

  他并没有忽视‘绝望’的话,他也很好奇,这个自称全能的人,能看到怎么样的未来。

  所以,这个人会做出什么回答呢?

  ‘绝望’轻轻敲击键盘,一个监视画面突然蹦出。画面里,两个带着黑白熊头套的人在慢慢朝着一个上了密码锁的门靠近。

  “四十九秒后,‘黑白熊’会进去,五十七秒后,灰衣服会把黄衣服推到这里。”他伸出手在屏幕的某处点了一下,那里位于仓库中门的左边,堆积着大量空纸箱,“‘黑白熊’右转,用铁锤砸破黄衣服的头部。灰衣服被黑衣服拉扯住,灰衣服击打黑衣服腹部……”

  “这是密码锁,三十多秒解不开。”狛枝插话。

  ‘绝望’没有停顿,他一直说到‘灰衣服被抓住,黑白熊敲碎了他的脾脏’,才停下。这似乎是‘绝望’头回一次性说这么多话。

  狛枝看着他,心里默数着秒数,等待他的回答。

  但是‘绝望’并不打算回答。在时间逼近最后五秒时,他开始敲击键盘,最后一秒,他收回了手。时间到,画面中的仓库门,开了。

  “绝望君,这是作弊喲。”狛枝的目光依旧停在屏幕上。

  “原本就打算放他们进去。”‘绝望’说,“我想知道最终结果与我的预判是否有差别。”

  “你也有超分析力吧?不自信?”狛枝说完,停了一下,“和你堕入绝望有关系?”

  虽然是疑问句,但是他已经肯定了自己的猜测。

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最终在画面中静止的这三个人的尸体。

  “分毫不差。”狛枝说,“果然是非常厉害的才能呢。”说这句话的时候,他的脸上并没有笑容。

  ‘绝望’闭上眼睛:“无聊。”

  看多了绝望,这种程度的意外也是能预测到的。

  他再次睁开眼睛,映入眼帘的是房主人的那张清秀的脸。他从这张脸的表情中预测到了白发青年即将说出口的话。

  “呐,绝望君,无聊的话,陪我玩一个游戏怎么样?”

TBC